全民内蒙古麻将技巧

13997170928

訴訟仲裁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法律法規 > 訴訟仲裁
合同中 “可仲裁、可訴訟”約定對案件訴訟管轄的影響
作者:西寧公司律師網   發布日期:2015-06-08   瀏覽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七條規定:當事人約定爭議可以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仲裁協議無效。但一方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另一方未在仲裁法第二十條第二款規定期間內提出異議的除外。

  例如:合同約定:“凡因執行本協議所發生的一切爭執,雙方應友好協商解決,如果協商不能獲得解決,則可選擇仲裁,或者向合同簽訂所在地的人民法院通過訴訟解決。”

  按照上述司法解釋,仲裁協議無效。然而,仲裁協議無效后,合同中的該爭議解決條款是整體無效,還是僅僅關于仲裁部分的約定無效?各地法院有不同理解。如何統一裁判尺度是一個值得分析的問題。

  一、認為“可裁可訴”解決爭議條款整體無效,按照法定地域管轄確定訴訟的管轄法院

  1、江蘇法院的一個案例

  上訴人內蒙古金友化工有限責任公司與被上訴人泰興市現代壓力容器制造有限公司為定作合同糾紛一案二審民事裁定書(江蘇省泰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泰中商轄終字第0025號民 事 裁 定 書)

  …雙方在兩份合同中約定合同爭議解決方式為:“本合同在履行過程中發生爭議,由甲乙雙方協商解決,協商不成,甲乙雙方同意由仲裁委員會仲裁”,在該兩份合同中雙方同時還約定:“雙方未在合同中約定仲裁機構,事后又未達(成書)面仲裁協議的,可向合同簽訂地人民法院起訴”,

  …在合同中既約定仲裁又約定可向人民法院起訴,該約定條款因違反法律規定,應為無效,本案應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十三條確定管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十三條規定,因合同糾紛提起的訴訟,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轄。

  2、裁定明確認為:可訴可裁約定是整體無效。

  (異議人)邯鄲市億泰種豬有限公司與江蘇安佑科技飼料有限公司分期付款買賣合同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江蘇省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淮中民轄終字第0008號民 事 裁 定 書)

  本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當事人約定爭議可以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仲裁協議無效。但一方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另一方未在仲裁法第二十條第二款規定期間內提出異議的除外。”本案中當事人雙方在簽訂的《合同書》第七條約定:“合同發生糾紛,當事人應當及時協商解決。協商不成,任何一方均可向乙方所在地的仲裁機構申請仲裁或向乙方所在地的人民法院起訴”。根據審查協議的公正性原則,判定協議內容效力的尺度應當是統一的,在當事人既選擇仲裁又選擇訴訟的情況下,當事人之間實際上是達成了兩個合意,一個是關于仲裁的合意,一個是關于訴訟的合意。當兩個合意發生沖突時,既然關于仲裁的合意由于約定不明而無效,那么雙方關于訴訟管轄合意的效力也應同樣無效。就訴訟而言,雙方當事人約定的管轄條款,應具有單一性,排他性,“或審或裁”的約定,屬當事人約定了兩個互相排斥的糾紛解決方式,故應認定該條款整體無效,應根據法定管轄原則來確定管轄法院。《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十三條規定:因合同糾紛提起的訴訟,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轄。本案合同中未明確合同履行地,亦無法確定實際履行地,故應由被告住所地法院管轄。上訴人上訴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納,一審裁定認為仲裁約定無效而管轄法院約定有效屬適用法律錯誤,應予糾正。

  3、來自江蘇高院的案例,其觀點是可訴可裁的爭議解決條款是整體無效。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蘇知民轄終字第0002號民 事 裁 定:

  技術轉讓合同第十項關于解決合同糾紛的方式條款約定為:“在履行本合同的過程中發生爭議,雙方當事人和解或調解不成,可采取仲裁或按司法程序解決。(一)雙方同意由北京市仲裁委員會仲裁。(二)雙方約定向合同簽訂地的人民法院起訴。”

  一、關于本案當事人約定糾紛解決方式條款的效力。《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當事人約定爭議可以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仲裁協議無效。但一方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另一方未在仲裁法第二十條第二款規定期間內提出異議的除外。”本院認為,當事人在合同中同時約定了仲裁和訴訟兩個互相排斥的糾紛解決方式,因違反了管轄條款應具有單一性,排他性的原則,應認定該約定條款整體無效。涉及該類管轄約定的案件,應根據法定管轄原則確定管轄法院。

  本案中,合同雙方于2012年1月30日訂立的技術轉讓合同中關于糾紛解決方式,既約定由北京市仲裁委員會仲裁,也約定向人民法院起訴,應當認定該約定整體無效,不能作為本案管轄權確定的依據,本案應按照法律規定確定管轄。因合同當事人對格式合同中訴訟管轄5個地域已選擇其中一個即合同簽訂地法院管轄,盈德公司主張仲裁約定效力高于格式條款關于訴訟管轄約定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二、本案應由合同履行地法院管轄。根據華昌公司的訴訟請求,本案屬于技術轉讓合同糾紛。《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十三條規定,因合同糾紛提起的訴訟,由被告住所地和合同履行地法院管轄。該法第三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兩個以上人民法院都有管轄權的訴訟,原告可以向其中一個人民法院起訴。案涉技術轉讓合同第二條關于技術情報和資料及提交期限、地點和方式約定為,“乙方(盈德公司)自合同生效之日起45個工作日內,在江蘇省張家港市履行。”華昌公司在訴狀中明確其選擇向合同履行地法院起訴。原審法院作為合同履行地法院,依法享有本案管轄權。

  4、來自天津的案例

  甲空間技術應用有限公司訴北京乙特種車輛有限公司加工承攬合同糾紛管轄權異議一案二審(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3)一中民終字第0386號民 事 裁 定 書)

  本院經審查認為,雙方合同約定“本合同在履行過程中發生爭議,雙方協商解決。協商不成①由西安人民仲裁委員會仲裁;②向西安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根據法律規定,當事人約定爭議可以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仲裁協議無效。

  法院否決了上訴人關于應該按照合同約定確定管轄法院的主張。

  二、認為解決爭議條款中關于仲裁與訴訟的約定是可分割的,即關于仲裁的約定無效,但關于訴訟的管轄約定有效,法院應按當事人關于訴訟管轄的約定確定管轄

  1、最高法院的案例

  江門市江磁電工企業有限公司與云南銅業股份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 (2013)民二終字第85號民事裁定書):

  合同約定:“凡因執行本協議所發生的一切爭執,雙方應友好協商解決,如果協商不能獲得解決,則可選擇仲裁,或者向合同簽訂所在地的人民法院通過訴訟解決。”

  本院認為:本案在二審中當事人爭議的主要問題是:當事人既約定訴訟管轄又約定仲裁管轄的協議效力問題;關于涉案合同協議選擇管轄法院條款的效力;原審法院對本案是否享有管轄權。

  一、當事人既約定訴訟管轄又約定仲裁管轄的協議效力問題。…該兩份合同在第十一條均約定合同爭議的解決方式是:“凡因執行本協議所發生的一切爭執,雙方應友好協商解決,如果協商不能獲得解決,則可選擇仲裁,或者向合同簽訂所在地的人民法院通過訴訟解決。”因上述合同約定了爭議可以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6〕7號)第七條的規定,該爭議解決方式中關于仲裁的約定應當認定無效,但其中關于訴訟管轄條款的約定符合法律規定,仍然有效,對雙方當事人具有約束力。

  二、關于涉案合同的協議選擇管轄法院條款的效力。…(合同)約定:“凡因執行本協議所發生的一切爭執,…或者向合同簽訂所在地的人民法院通過訴訟解決”,即雙方當事人協議選擇由合同簽訂地法院管轄。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三十四條的規定,本案雙方當事人在合同中協議選擇簽訂地法院管轄本案,符合上述法律規定,該管轄條款應認定有效。同時,本案兩份買賣合同的簽訂地均寫明是昆明,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四條關于“采用書面形式訂立合同,合同約定的簽訂地與實際簽字或者蓋章地點不符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約定的簽訂地為合同簽訂地;合同沒有約定簽訂地,雙方當事人簽字或者蓋章不在同一地點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最后簽字或者蓋章的地點為合同簽訂地”的規定,合同簽訂地法院即云南省的人民法院對本案買賣合同糾紛有管轄權。…關于兩份買賣合同的實際簽訂地點并不是在昆明而是在廣東省江門市以及合同履行地在廣東省的上訴理由不符合上述法律規定,本院不予采信。

  2、上海法院案例

  吳桐訴上海奧澤涂料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一案二審(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4)滬一中民一(民)終字第155號民 事 裁 定 書)

  本案系買賣合同糾紛,涉案《供銷合同》第九條約定“解決合同糾紛方式,雙方協商解決或請上海市供方所在地法院解決”,第十二條又約定“如發生爭議,由供方所在地仲裁機關及法院解決”。當事人約定爭議可以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仲裁協議依法應為無效,因此本案應按雙方約定,由供方所在地法院管轄。

  3、上海的另一個案例

  上海瑞控閥門有限公司訴上海開天建設(集團)第三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二審民事裁定書(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4)滬一中民二(民)終字第109號民 事 裁 定 書)

  當事人約定爭議可以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仲裁協議無效,因此本案爭議應按雙方約定,“向松江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4、來自廣州中院的案例

  廣州市華威機電設備有限公司與廣州茂源電氣工程有限公司承攬合同糾紛二審民事裁定書(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穗中法立民終字第132號民 事 裁 定 書)

  本案中,上訴人與被上訴人簽訂的《金灣畔項目低壓母線槽采購安裝合同》第九條第3項雖約定爭議解決方式為“協商或調解不成的,按下列二種方式解決:(一)提交天河區仲裁委員會仲裁;(二)依法向天河區人民法院起訴。”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的規定,當事人約定爭議可以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仲裁協議無效,故該合同之仲裁條款為無效條款。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因合同糾紛提起的訴訟,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轄。本案上訴人的住所地位于廣州市天河區天河路,在原審法院轄區內,原審法院作為被告住所地法院對本案具有管轄權。被上訴人向原審法院提起本案訴訟,即符合該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也符合當事人在上述合同中關于由“天河區”管轄的意愿。

  該案例法院關于爭議解決條款可分割的觀點不是很清楚。

  三、最高法院的另一個裁定

  內蒙古吉祥煤業有限公司與天津冶金集團貿易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管轄權異議二審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 (2013)民二終字第81號民事裁定書)

  《煤炭買賣合同》第九條約定:“解決合同糾紛的方式為:若因合同產生糾紛,合同雙方協商解決,協商不成,可向協議簽訂地所在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任意一方對仲裁結果提出異議的,可向合同簽訂地法院提出起訴。”

  本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規定:“當事人約定爭議可以向仲裁機構申請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訴的,仲裁協議無效”。該規定表明訴訟與仲裁這兩種爭議解決方法在性質上是彼此排斥的,兩種方式不能并存。本案的焦點問題是雙方在2011年9月8日簽訂的《煤炭買賣合同》中約定的解決合同糾紛方式是否屬于在合同爭議解決條款中既約定了仲裁又約定了訴訟的解決辦法。本案雙方當事人雖然約定了任何一方可向協議簽訂地所在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但同時又約定任意一方對仲裁結果提出異議的,可向合同簽訂地法院提出起訴。這樣的約定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第九條第一款關于“仲裁實行一裁終局”的規定,違反了仲裁排除法院管轄的基本原則。因此,本案雙方當事人約定的解決合同糾紛方式構成在合同爭議解決條款中既約定了仲裁又約定了訴訟,一審法院認定該約定無效是正確的。上訴人吉祥公司關于合同中“提出起訴”的解釋,不符合合同條款的文義,本院不予采納。

  本案件中有一些不同于上述其他案件事實的是,一,當事人約定:對仲裁結果有異議的可以提出起訴;二,上訴人僅主張仲裁約定有效,而并未主張仲裁約定無效時由合同約定的法院管轄。

  四、簡要評述

  1、在合同存在“可裁可訴”的爭議解決條款的,可以說合同沒有經過專業律師或法務審查;或者如果經過了法律審查,那么合同審查者是明顯不合格的。

  對合同簽訂者與合同審查者來說要避免“可裁可訴”的爭議解決條款,在格式合同中存在兩種解決爭議方式時,應作出明確的選擇。為避免爭議,也不要以勾選、劃掉等方式在格式合同中進行選擇,這樣做都會在日后引起糾紛,增加不確定性;應該以不容易更改、不會引起歧義的文字的方式、大寫漢字的方式作出選擇。

  2、對于法院來說,面對“可裁可訴”的爭議解決條款,如何判決?上述最高人民法院 (2013)民二終字第85號民事裁定書的觀點應該是可取的。

  《民法通則》第六十條規定,民事行為部分無效,不影響其他部分的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

  《合同法》第五十六條規定,無效的合同或者被撤銷的合同自始沒有法律約束力。合同部分無效,不影響其他部分效力的,其他部分仍然有效。

  因此,“可裁可訴”的爭議解決條款中關于仲裁與訴訟的約定應該是一個可分割的約定。關于仲裁的約定無效,不影響該條款中關于訴訟管轄的約定。

全民内蒙古麻将技巧 学校里面卖奶茶赚钱还是超市赚钱 股票k线图 长沙麻将软件 st股票涨跌幅度 股票融资软件ˉ杨方配资开户 闲来广东麻将怎样必赢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博通syhllg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手机 3d技巧准确率100 云南十一选五 赌场三公玩法及规则 飞艇pk10规律 闲来麻将软件作弊器 九线拉王下载平台 3d专家预测最准确今天